英国《素媛》案!性侵谋杀她用生命改写了英国法律

19年后,萨拉的妈妈Sara再次回到了女儿当年被绑架的地方,她说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回来。

她希望让萨拉的灵魂安息。也希望从今以后,她和其他家人能够从那场让他们痛苦了十多年的噩梦中得到解脱。

2000年的夏天,Sara带着年仅8岁的女儿萨拉和她的哥哥卢克(时年12岁)、李(时年13岁)、妹妹夏洛克(时年5岁),去位于英格兰东南部的海滨小镇探望爷爷奶奶。

萨拉在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,于是她对哥哥卢克说想回家,但卢克有些生气地骂了妹妹。

这时他与罗伊的车擦肩而过,他有些茫然地望向车里的男人,而这个男人朝他微笑着挥了挥手。

罗伊就在田间掳走了萨拉,李见到了这个恶魔,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也在这辆车里。

大家原本以为萨拉在跟他们玩捉迷藏,直到傍晚的时候,人们才意识到萨拉是真的失踪了。

家人赶紧报了警,当晚,警察和消防员即刻在萨拉失踪的地方展开了大范围搜索。

再后来,就连英国皇家空军也出动了战斗机,在萨拉失踪地带用先进的仪器进行空中扫描。

萨拉消失的时间越来越长,心急如焚的萨拉父母开始频频出现在各大电视和报纸上,希望大家能帮助她找到女儿。

随着媒体的报道,搜索萨拉的专业人员和志愿者队伍也越来越大,这甚至是近年来英国规模最大的一场搜寻行动,仅官方的各项经费支出加起来就有近300万英镑之多。

但即使花了大量的时间、人力和金钱,经过接近两周的搜寻,人们还是没有找到萨拉。

凶手罗伊·怀廷在侵害和杀害萨拉之前,已经有过一次绑架和猥亵儿童的犯罪记录。

1995年3月4日,一名9岁的女孩在克劳利的兰利格林地区遭到绑架和性侵犯。

一名认识怀廷的男子听说绑架者的汽车是红色福特之后挺身而出,指出这与怀廷刚刚转卖的车描述相符。

警察得以迅速将目标定在怀廷身上,三个月后,怀廷承认了绑架和猥亵的指控。由于他及时认罪,所以只被判处了四年有期徒刑。

但一名精神科医生在定罪后曾对怀廷进行评估,表示:一旦获得释放,他可能会再次犯罪。

然而,怀廷在2年零5个月的时候就被假释了,他成为了英国第一批接受性侵犯登记的人之一。后来又因为拒绝接受性犯罪者康复课程而被罚款,被迫在监狱中服刑了5个月。

萨拉失踪案案发时,怀廷的家离萨拉失踪的地方大约只有8公里,由于怀廷的犯罪记录,警察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注意他,并询问了一个多小时,但没能获得足够的证据。

不过警察在怀廷的车内找到了一张加油站的收据,该加油站就位于萨拉尸体被发现的地带。但在之前的询问中,怀廷声称在萨拉失踪当天,他从五点半开始一直在霍夫的一个游乐场,直到晚上九点半才回到家。

7月20日,一名市民在乡间小路上捡到了一只鞋,被证实是萨拉的物品,法医检验发现了怀廷在鞋子上留下的纤维。

同时,警方还在怀廷的面包车里找到了一件T恤,上面的金发和萨拉的DNA高度吻合。

2001年2月,警方逐渐搜齐了所有证据,向怀廷提出绑架和谋杀的指控,虽然均被他否认。

2001年12月,经过为期四周的庭审,在人证物证齐全且犯罪程度足够恶劣的情况下,罗伊·怀廷因绑架和谋杀罪,被判处终身监禁。

一方面,该案件因为英国官方为此投入的大量时间精力而闻名,调查期间请了大量专家,包括各个领域如昆虫学、病理学、地质学、考古学等的法医专家等,还有上千名调查人员。

另一方面,因为案件本身的恶劣性,以及它在媒体上获得的大量曝光,萨拉的被害在英国民众中引起巨大恐惧。

但更令公众震惊的是,凶手怀廷在1995年就曾因绑架并性侵犯一名9岁女孩而锒铛入狱。却在短短几年就获释出狱再次犯罪。

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向来是犯罪学、社会舆论长期关注的灰暗地带。在很多国家,包括英国,性侵犯获刑时间较短。

萨拉死了,凶手最该追惩其恶。但人们更需要反思:现行法律是否有纰漏?社会舆论和伦理上是否需要检讨?

借由萨拉案的曝光,英国《世界新闻报》带头发起了一项运动,呼吁政府出台《萨拉法》:

公开曾有过性侵犯前科的罪犯信息,以方便公众查阅,做好方法措施,以防再次作案。

为了避免更多的儿童受害,推动《萨拉法》的建立。Sara在萨拉死后,只能把自己所背负的难以忍受的痛苦、对女儿的内疚和思念暂且放到一边,不断参加活动,在报纸上撰文,上电视访谈节目。

面对镜头、公众,萨拉·佩恩不仅仅是流着泪一遍遍重复自己人生中的这场噩梦,更在奋力地呼吁:要采取法律、政策的措施防止娈童性侵案的发生。

她始终坚信,如果英国之前有法律规定可以公布性侵犯罪的个人信息,萨拉的悲剧就不会发生。

她呼吁时任的内政大臣大卫·布伦基特改变与恋童癖相关的法律,要求“允许公众查阅性侵犯者登记册”。

同时和丈夫迈克尔致力于推进“萨拉法”的实施,认为父母或监护人有权了解当地的性犯罪者,从而预防儿童遭到侵害。

时任内政大臣曾经回应:颁布“萨拉法”几乎没有可行性,因为一旦允许公开罪犯的个人信息,恋童癖者的行为将转向地下,增加警察监控和定位他们的难度,反而会给儿童带来更大的威胁。

但Sara没有放弃,坚持不懈地与首相和内政大臣展开了一系列斗争,活动最终获得了突破。

2003年,在布莱克浦举行的警察联合会年会上,她呼吁支持《萨拉法》,得到了1000多名警察的起立鼓掌。

2008年9月,英国政府最终制定出了一个叫做“性侵儿童罪犯信息公布”的方案,并在4个地方进行了小规模的试验。

该方案使得儿童的父母、监护人、看护人等有权向警察申请,以获悉某个接触儿童的特定人是否有性侵儿童的前科。

一旦申请获得通过,罪犯的个人信息仅对申请者本人公开,且申请者对获悉的信息需承担保密义务,不得转告他人。

经过3年的试点,2011年8月英国内政部认为,这4个试点地区的试验非常成功。

继而该法案又被扩展到另外8个地区继续试验,直到最后,终于在整个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进行全面推广。

萨拉的母亲Sara女士为积极推动“萨拉法”的颁布作出了巨大贡献,她也因此于2009年被英国政府授予“受害者斗士”的荣誉称号。

萨拉的父亲,Sara的丈夫迈克尔,他经历了每一位父母都无法承受的噩梦,在女儿死后患上了抑郁症。

最近英国播出了一集关于萨拉的纪录片,哥哥卢克在片中说,他们的爸爸在2001年案件审判期间买过一把枪——

2003年,由于女儿的死带来的焦虑和压力,迈克尔与相爱了18年的妻子分手,随后沦为了一名酗酒者。

当年13岁的他跑去找萨拉却晚了一步,李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和自己做斗争,反复责怪自己:如果我跑得快一些,也许就能追上她。萨拉也就不会被带走。

这个已经30岁的男人,一提起妹妹的死,仿佛又变回了当年那个充满痛苦和自责的男孩。

他无法原谅自己对萨拉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在骂她,而且他至今都在做关于凶手的噩梦。

“每当我想起他和他对我妹妹做的事情……我就忍不住变成一个怪物,我的内心变得很可怕。”

在最新的纪录片中,Sara向主持人展示了女儿留下的纪念品——从学校作业、照片和绘画,到家庭录像带里唱着童谣的萨拉。

Sara紧紧抓着一把萨拉的金头发,这是当时验尸官剪下来送给她用作留念的东西。

“很难想象她现在会如何成为一个27岁的孩子。我可以听到她爽朗的笑声。我可以看到她顽皮的笑容。”

萨拉的照片依然挂在家里的墙上,母亲Sara也依然会沉浸在女儿喜爱的事情里:

为了和萨拉依然保持联系,Sara会给她写信,抱着她最喜欢的粉色毯子,抚摸她留下的那撮金发。

“每当我闭上眼,我依然可以看见她、听见她。我看到她跑来跑去,朝我大声喊叫着”

“我能记得的最后一件事,是她朝我挥手,就像是对我说‘走吧,走吧,我们回家再见’。”

虽然这些年来,这个家庭因为萨拉的死已经变得千疮百孔,但这一家人还是在努力修复伤口,寻找“继续往前”,“好好活着”的方法。

尤其是2009年,Sara曾不幸在家中风倒地。她好像从那一刻起忽然意识到:她和她的其他孩子们还活着。

这些年来,纵使有那么多的痛苦、愧疚、自责和恨意,但Sara依然把一位母亲最深切的悲痛化成了善良的力量,帮助了更多需要被保护的儿童。

对于女儿萨拉,Sara说,唯一能让她感觉有所安慰的,是萨拉在生命中最后一天应该是快乐的。

但是,虽然《萨拉法》的实行挽救了英国越来越多的儿童免于性侵,可我们必须承认,很残酷的现实是——这一切都以萨拉的生命为代价。

这起案件扼杀了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孩,毁了一个圆满幸福的家,引发了整个国家的恐慌。更重要的,它应该也要能够唤起全社会的反思。

希望社会在方方面面都能加强对儿童的保护,不要再有这么让人心碎的事情发生了…

19年后,萨拉的妈妈Sara再次回到了女儿当年被绑架的地方,她说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回来。 她希望让萨拉的灵魂安…

19年后,萨拉的妈妈Sara再次回到了女儿当年被绑架的地方,她说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回来。 她希望让萨拉的灵魂安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